六旬老太被打骨折 八旬大爷:我没伤着她!怎么回事… 六旬老太被打骨折 八旬大爷:我没伤着她!怎么回事…

六旬老太被打骨折 八旬大爷:我没伤着她!怎么回事…
都说远亲不如近邻,可平度的刘美芳和他的邻居处的十分不和睦,一个月前两家还动起了手,刘美芳伤的不轻。68岁的刘美芳住在平度南姜家庄村,老伴患有偏瘫,本身行动就不便,平日都要人伺候,如今,刘美芳自己也受了伤,入院诊断为:左尺桡骨近端粉碎性骨折,左肘关节脱位,左前臂桡神经损伤,胸椎压缩性骨折,脑震荡,胸部外伤等,前些天刚刚出院,家务活干不了,更别指望照顾老伴了,好端端的,为何会遍体鳞伤呢?刘美芳说,自己是被人打的,打她的不是别人,正是住在隔壁86岁的贾大爷。以前,两家有时会为了些鸡毛蒜皮的事吵吵几句,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,这么些年了都是忍让三分,一个多月前两家又发生了点矛盾。7月11号那天,正巧贾大爷骑着三轮车路过,自己一气之下上去找他理论,没想到。按照刘美芳的说法,当时他和贾大爷吵了起来,人家直接把她撂倒在地,后来附近的人一番拉架才把双方拉开,她赶忙跑回屋报了警,之后便被送去了医院。先后住了两次院,做了两次手术,光医药费就花了四万多,因为没钱继续治疗,只能出院回家疗养。医院出具的X光片伤情鉴定书刘美芳说,他们一家人对贾大爷都有点惧怕,平日更是不敢招惹他,自己受伤期间也没上门去找,生怕再闹出什么事,眼下,自己出院了,这件事就得好好掰扯掰扯了,而说起两家的矛盾,还得追溯到20年前。刘美芳儿子:没什么大矛盾,就是他先盖屋,不方便排水,想在俺屋后挖排水沟,可能不让挖。那时候都是平房,时间长了往那淌水,俺屋就塌了。当年盖房子因为排水问题打了些唧唧,刘美芳一家觉得,很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,让两家有了间隙,以至于多年来矛盾一直没有化解。两家都是邻居,本应该和睦相处,可如今却成了冤家,那么事情果真像刘美芳所说的这样吗?随后,行动员和刘美芳的儿子一起来到了隔壁,见到了贾大爷。贾大爷说,前一天两家有点误会,让刘美芳以为自己骂他们了,到了第二天更加不赶巧了,自己从他家门前路过,正巧刘美芳出来了,本打算解释解释,没成想,话没说完刘美芳直接冲了上来。按照贾大爷的说法,刘美芳把自己从三轮车上拽下来时,自己顺势扶了一下她,紧接着两个人一起歪倒在地。贾大爷:我脸上的血给我打的、挖的,他父亲就用棍子打我。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,贾大爷受的伤基本没什么大碍了,本以为这是小事,就这么过去了,没想到刘美芳那边不算完了。贾大爷坦言,之前两家的确有些小摩擦,不过他根本没放在心上,如今他万万没想到会和邻居闹成今天这样。刘美芳这边伤的不轻,她提出要贾大爷承担自己的医疗费,并且赔偿损失,那么,对于这个要求,贾大爷又是什么态度呢?贾大爷:我没伤着她,我管医药费不医药费的。你磕着胳膊,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你找不着我,我没动着你。刘美芳儿子:他说没打不可能,我要打他人人共知,又不是没人看着就是,找人去吧。双方各执一词,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?事发当天的区域就在刘美芳家门口,可是并没有监控,那么,附近有村民了解情况吗?记者:“谁先动的手看没看见?”附近租户:“没看着,反正我出去时候,一个手拽头发,一个手打。”刘美芳受伤后也报了警,那么派出所处理有结果了吗,下午行动员来到了泰山路派出所。民警:“8月5号刘大娘鉴定出轻伤一级,我们将该案转为刑事案件,因贾某某86岁,年事已高,患有高血压冠心病,依据行政诉讼法74条规定,依法对其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,下一步移送检察员审查起诉。”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